馬守政在與孩子們親切的交談  
 “海歸爸爸”撐起孤兒的“家”
  2013年9月,33歲的河南小伙馬樂放棄澳大利亞百萬年薪,變賣掉家產,帶著妻兒舉家回國,接手父親創辦的唐河縣正昌兒童福利學校,做起了現有的181名孤兒的“海歸爸爸”。
  近一年來,馬樂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他為了181個孤兒,東奔西走,苦不堪言。但他不打算放棄。因為這些曾經讓父親牽腸掛肚的孤殘兒童,如今已經成為了他決心守護的責任,無法割捨,更不忍放棄。
  父親突然離世,181名孤兒難分舍
  馬樂的父親馬守政,是唐河縣有名的“大好人”。從2003年起,身為河南省謝崗實驗學校董事長的馬守政開始陸續免費接收孤兒,2010年,他和當地民政部門共同努力,創建了一所集幼兒園、小學、初中、高中於一體的民辦封閉式全日制寄宿學校--唐河縣正昌兒童福利學校。10年來,學校累計免費收養孤兒198人,除去逐年畢業的,如今學校里還有181名孤兒。
  父親最初接收孤兒時,馬樂還是個少年。但從那時候起,他就對父親所做的事業感到驕傲。後來,馬樂考上大學,到上海工作,又與妻子移民到了澳大利亞。這些年裡時而聽聞父親講起孤兒的生活,馬樂明白父親的憂心與牽掛,所以移民後他每年都堅持寄錢補給學校,先後匯給父親約130萬元用於學校建設和孤兒教育。
  然而,2013年,在澳洲安居樂業的馬樂遭遇了人生前所未有的重擊。“父親7月份檢查出有胰腺癌,9月份就去世了,對我來說很突然。”
  而真正陪伴在父親病床旁,他才逐漸感受到父親對學校孤兒們傾盡全副身心的投入--父親的整顆心都給了孩子們。他可以清楚地記得每個孤兒的生日和每個殘疾孩子的病情,卻記不得自己一年僅一次的體檢。
  “一直到臨走,父親最放心不下的,還是學校里那群無父無母的孩子。”馬樂說,“父親一直念叨:‘我這一走,要是沒人管他們了,可咋辦?’”
  生命的最後2個月,馬守政一遍遍地向馬樂交代每個孩子的情況,哪些孩子快生日了,哪些孩子要做身體檢查了,還有哪些孩子得按時吃藥……他說,這些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個家,可不能再讓他們流落街頭了。
  在父親的病床前,馬樂看出了父親最大的牽掛是對孩子的不舍與擔憂。他含淚答應父親,不管怎樣,都不會讓這181個孩子的“家”散了。
  放棄百萬年薪,“海歸爸爸”撐起孤兒的“家”
  去年9月12日,帶著對198名在校孤殘兒童無限的愛,年僅58歲的馬守政因病離開了人世。
  孤兒們失去了最親愛的“馬爺爺”,學校的運行更是難以為繼。儘管曾有對父親的承諾在先,但現實問題仍然難以跨越:是把學校轉手出去、重返澳洲的舒適生活,還是留下來繼承父親遺願、做孤兒們的“新爸爸”?馬樂走到了自己人生的十字路口。
  原本,馬樂在墨爾本從事國際貿易工作,妻子則是墨爾本醫院的註冊護士長,兩人年薪上百萬,過著簡單而充實的生活。三歲半的大兒子與剛一歲大的小兒子的到來,更使這個幸福家庭令人艷羡。
  “我和妻子在澳洲的年薪超過百萬元,說實話,面對抉擇我曾猶豫過。”馬樂說:“可一想到父親為這群孩子的付出,也為了保住父親艱難建立起來的家,我決定回來,我想讓父親走得心安。”
  這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決定。妻子更傾向在澳洲生活,工作伙伴也勸他不要一時衝動。但最後他還是說服妻子辭去工作、變賣家產,從墨爾本回到了唐河縣。
  從此,馬樂也像自己的父親一樣投入到了學校的工作當中,全權負責181名孤兒的學習和生活。孩子們對父親的懷念他看在眼裡,馬樂不斷告訴自己:再難也要堅持下去。
  可以想象,一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,在澳洲有著一份輝煌的事業,一個美滿的家庭,卻要變賣了家產,遠涉重洋,回到清貧的家鄉,接受一份沒有回報的事業。這樣的選擇在不少人看來難以理解。可馬樂的這個決定讓與馬守政共事多年的白老師感到,既“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”。
  “馬校長苦撐了10年,巨大的資金缺口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顯得蒼老。”白老師說,自從馬樂在澳大利亞工作後,每年都堅持寄錢補給學校,“其實,馬樂的心早就和老校長一樣,都放在這些孩子身上了。”
  此番回國,為了讓馬樂專心接手學校的工作,妻子帶著兩個孩子住到了娘家溫州。對此,馬樂有些愧疚,花費那麼多精力在別的孩子身上,卻不能陪著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長。“我就告訴自己,我不僅是兩個孩子的爸爸,也是這181個孤兒的爸爸。”
  東奔西走不停息:為了181個孤兒
  開始學校的工作之後,馬樂才發現,父親未竟的事業沒有那麼容易:到各地慈善機構申請愛心救助、為患病孤兒聯繫醫院、到民政局為孤兒申辦低保、協調孤兒們過冬的棉被……既要接手外聯工作,又要學習內部管理,事事都是挑戰。而更揪心的是,他無時無刻不在為學校的資金缺口發愁。
  “幫助孤兒,一方面靠的是政府補助,另一方面靠的是謝崗實驗學校的盈利資金。”馬樂說,按照每名孤兒一年的教育和生活費用共6000元來算,181個人就是100多萬元。如今辭去工作的馬樂已無其他收入來源。
  眼前的困難可想而知,更何況學校還有很多肢殘、白化病以及先天性心臟病的病患孤兒需要資金救治。馬樂想,不管為了孩子們的現在還是未來,自己終究都要闖出一條路來,因為“不能丟下孩子”。
  如今,馬樂總要頻繁地往返於北京、鄭州、唐河之間,一方面為患病孤兒聯絡醫院,一方面向相關慈善協會為181名孤兒申請愛心援助。
  “馬守政去世後,他的兒子突然接手工作,承擔著很大的壓力,包括資金方面的壓力。”唐河縣民政局一徐姓副局長說,現在當地相關部門對該校十分重視,正在努力協調,計劃把這些孩子納入城市居民低保範圍。
  一年之間,馬樂的生活發生著劇變,可也正如他曾說的那樣,只有回家才能睡得安穩。
  儘管現在孤兒們的生活條件還極其有限,但曾與他們交流過的人都能感到,這些從小無父無母的孩子開朗、獨立、不怯懦。
  忙碌之餘,馬樂會與孩子們一起打乒乓球,玩老鷹捉小雞。天真的孩子們嘻嘻哈哈地玩耍,笑聲總能暫時抹去馬樂的愁容。
  “說實話這一切對我都很難。但看看孩子們天真的笑臉,乾凈無辜的眼神,就有一種保護他們的使命感。在艱難的時候想到他們,咬咬牙也就挺過去了。”
創作者介紹

accessory

rt67rtse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